“对于已上市企业而言,拆红筹及VIE架构存在一定的时间成本和操作难度,因而短时间内回归A股比较难。未上市的许多高成长企业,可能目前又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标准,但其实也是非常具备发展潜力的,”李雪梅坦言道,“建议进一步扩大红筹及VIE架构企业的包容度,通过程序将门槛适当降低。”

离开学校管制,远离几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的生活,不用再担心断网、断电,不用再费尽心思维系“塑料室友情”,不必再为别人的生活习惯自我妥协……这些诱人的理由,让不少经济条件允许,并且“追求独立”的大学生们走出校园,租房生活。